▼双色球最新开奖结果▼双色球专家推荐▼双色球推荐▼双色球2014109开奖结果▼双色球2014112期开奖结果▼

關于紅軍的故事

  關于紅軍的故事:

  1.雪山小太陽

  夾金山山巒起伏,白雪皚皚。狂風夾雜著大片的雪花翻卷咆哮,凜冽的空氣中,雪山似乎也在顫栗。前進的隊伍有些遲緩了。寒冷、饑餓、稀薄的空氣侵襲著這支堅強的隊伍,已經有很多同志在這片讓神靈都敬畏的土地上永遠閉上了眼睛。突然,風雪中傳來一陣充滿活力的歌聲:夾金山高又高,堅持一下勝利了!翻過雪山是晴天,嘿!太陽暖和和,戰士笑呵呵„„歌聲穿透風雪,驅散了寒冷與疲憊,給前進中的隊伍帶來陣陣暖意。大家抬頭望去,山坡上一個小小的紅色的身影跳著、唱著,揮舞著手里的快板,快樂的身影像一團跳動的火焰。“我們的小太陽又升起來了!”戰士們笑了。這名唱歌的女戰士是紅軍隊伍里的小衛生員,誰也不知道她的名字。一路上,小姑娘把行進中的故事編成歌謠鼓舞著大家前進,成了大家的“開心果”。翻雪山時,小姑娘身體單薄,同行的大姐怕她凍壞,把身上穿的一件紅毛衣送給了她。她高興極了,穿著這件長及膝蓋的大毛衣在隊伍里跑前跑后,在山坡上唱著跳著,紅艷艷的顏色在雪地里分外耀眼,大家就開玩笑地叫她“小太陽”。隊伍接近山頂了,空氣越來越稀薄,連呼吸都困難。很多同志因為疲憊和饑餓坐在了雪地上,這一坐,便成了冰雪的雕像。紅毛衣也抵擋不住寒冷的侵襲,“小太陽”的腳步也越來越遲緩。突然,她停了下來,路邊坐著一個受傷的戰士,把頭埋進臂彎里像在打瞌睡。在這里,停頓就意味著死亡。“小太陽”拼命地搖著他,戰士只是含糊不清地說:“冷,冷„„”隊伍依然緩緩地前進著。有人突然發現,隊伍里不見了那個快樂的紅色身影。干部休養連的戰士們到處尋找,在半山坡的雪地里,看到這個年少的衛生員靜靜地躺在山坡上,已經沒有了生命的氣息。她只穿著一件單薄的軍衣,小小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在擔架上,戰士們找到了那件紅艷艷的大毛衣,它穿在一個受傷的戰士身上。傷兵流著淚回憶說,困乏時坐在雪地里,只覺得有人在拼命地拉著他,對了,還聽見了歌聲,他說,很熟的歌:翻過雪山是晴天,嘿!太陽暖和和,戰士笑呵呵„„所有人都沉默了。傷兵脫下紅毛衣,鄭重地鋪在雪地上。它像女戰士快樂的微笑,舒展在茫茫雪地中。仰首望去,峰頂已經微現陽光,太陽紅彤彤,照在皚皚白雪之上,映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穿過歲月的悠遠,70年前,那許許多多美麗的壯烈的故事依然生動、依然鮮活。曾經有一個愛唱歌的小女孩,快樂地行走在這支波瀾壯闊的隊伍里,她唱過最響亮的歌謠,讓疲憊的戰士仰望天空,看到太陽;她跳過最動人的舞蹈,讓受傷的老兵忘記傷痛,欣然而笑;她曾為一件普通的紅毛衣欣喜不已、視若珍寶,在最危險的時候她又把自己最珍愛的東西,連同生的希望和力量,讓給了自己的戰友。她還只是個孩子。那一年,她15歲。

  2.一袋干糧

  一個13歲的小紅軍小蘭在隨部隊一起前進的時候,好不容易得到了一袋干糧,卻在過一座橋時為照顧一位傷員不慎把自己的那袋干糧掉入河中被水沖走了。為了讓大家有足夠的干糧吃,她堅持沒告訴戰友們,裝成沒事發生一樣,拔了許多野菜塞入挎包,讓挎包塞得鼓鼓的。不久她的身體不行了,在護士長發現她吃野菜和挎包中“干糧”的事后,大家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于是大家每人自愿地分一點干糧給她,讓她體會到了家的溫暖。

  3.半碗青稞面

  在荒無人煙的草地上,紅軍戰士只有可憐的一點青稞面做干糧。周恩來副主席和戰士們一樣,絕不多吃一點青稞面,還教育戰士們,為了能走出草地,北上抗日,一定要特別愛惜糧食。戰士們聽了他的話,都把僅有的青稞面裝在糧袋里,拴在腰上。 青稞面越來越少了,戰士們只能用一點青稞面摻在野菜里煮湯喝。戰士吳開生的青稞面吃完了,已經餓了兩天,周副主席知道后,就讓警衛員把自己省下的青稞面給吳開生兩碗。他看著吳開生蠟黃的臉,語重心長的說:“這是革命呀!”吳開生流著眼淚說:“我只要有一口氣,就要跟你走出草地,革命到底!” 這天晚上又是狂風暴雨,用被單做成的帳篷自然擋不住風雨的襲擊。戰士們都淋成了落湯雞。周副主席命令戰士們都到他作為辦公室的帳篷里去休息。大家怕影響他工作,都不肯去。他冒這大雨親自來了,說:“你們不去,我心不安。”周副主席的話像火烤暖了戰士們的心。

  這樣走了幾天,草原仍然無邊無際。青稞面吃完了,野菜吃光了,軍馬也殺掉吃了。戰士們只好燒皮帶吃,甚至把隨身帶的紙張咽下去充饑,紅軍陷入了極大的困境。 周副主席命令把僅存的半碗青稞面全部分給大家泡水喝:“那您吃什么呢?”警衛員急了。周副主席兩只大眼睛放出了嚴峻的光芒,清瘦的臉上肌肉抖動著,“有同志們活著,就有我。只要多留一個戰士的生命,就給革命事業增加一份力量,拿出來分掉!”

  這摻上一點青稞面的熱水,分到戰士們的手中。戰士們流淚了,這不足半碗的青稞面,是周副主席的心意和生命啊!

  戰士們又上路了,在茫茫的草地上。行進著摧不垮的鋼鐵紅軍。

紅軍故事

紅軍長征的故事

我們的賀主席

1935年12月19日中午時分,賀龍率領的第二軍團部分主力,從管竹進入巖石鄉。三個穿灰布軍衣、身背短槍的戰士來到三房院子,見一婦女抱著小孩慌慌張張走進自己家里。戰士跟著走進她家堂屋,見她房門緊閉,便輕輕地敲門說:“嫂子,請你不要害怕,我們紅軍是為老百姓服務的,請你開開門,我們有事和你商量。”青年婦女叫歐陽香元,丈夫在外做挑夫,她聽到敲門的聲音不是很

急,喊話的聲音也很平和,就開了房門。戰士見她屋內還有一間空房,便提出:“嫂子,今天晚上借你這間空房搭個鋪住一晚上,你看行不行?”歐陽香元雖沒有完全聽懂他們的話,但知道他們是要借房子住,于是臉上露出了同意的笑容。

過了一會兒,有位戰士領著一位身材高大魁梧、身穿蘭布長衫、留有八字胡子的人來到了歐陽香元的家門口,后面跟著二三十個穿灰布軍衣、背短槍的戰士,在禾坪里整整齊齊地站成兩排。那個八字胡子對大家講:“我們紅軍是窮人的隊伍,是為人民求解放的,我們有鐵的紀律,大家千萬要注意,不能進年輕婦女的臥室內;”接著又講,“我們紅軍無論走到那里,都要關心群眾,愛護群眾,群眾家里的東西未經主人同意不能搬動,借東西一定要還,損壞和丟失東西一定要照價賠償,這樣我們才能取得群眾的信任,才能團結群眾去打倒蔣介石賣國賊,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歐陽香元從戰士們的表情上,看出八字胡子是個大官。聽他講話句句為老百姓著想,認定紅軍是好人。她懷著興奮的心情走到院子里去,把那個八字胡子講的話告訴別人,直到天快黑時才回家,她走到堂屋門口見地上搭起了鋪,那個八字胡子和另外兩個人在煤油燈下看地圖,一邊看一邊比比劃劃。她想知道那個大官是個什么官,于是走到門外悄悄地問一個小戰士:“那個穿蘭布長衫、留著

胡子的是你們的什么人?”小戰士輕聲地告訴她:“是我們的軍團長,蘇維埃政府的賀主席,我們都喊他賀老總。”她聽后心里嘀咕,原來他是個大官,難怪戰士們都規規矩矩聽他講話。

她走到房內,一位女戰士非常和氣地請她坐下,像親姐妹一樣和她拉起了家常。在交談中她問女戰士:“你是哪個的老婆?”女戰士很爽快地告訴她:“我是賀龍同志的愛人,今晚住在你家,真麻煩你了。”她知道了住在她家里的是紅軍的大官賀龍主席一家人,不好意思地說:“這房子不好,沒有好好收拾,真對不起你們,”女戰士說:“等打完仗以后,窮人就有好房子住了。”

第二天清早,部隊要走了,有些戰士在收拾行裝,有些在打掃衛生,有個戰士走到歐陽香元嫂嫂雷青菊面前(住她對門)再三詢問是否有損壞和丟失的東西,雷青菊講:“只有一個木臉盆沒看到。”那個戰士不一會拿了一個銅臉盆對她說:“如果找不到就用這個臉盆,找到了就留做紀念,紅軍的紀律都是賀主席規定的,你一定要收下。”賀主席和戰士們走時,群眾都含著熱淚相送,戰士們

也不時地回頭,依依惜別。 ‘

幾十年過去了,歐陽香元沒有忘記當年的“賀主席”。1956年,她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大元帥的掛像時,一眼就認出了當年住在自己家里的賀主席,高興地說:“你們看,我們的賀主席又回巖山來了,又到我們家里來了。”

可敬的先烈

第二、六軍團自從撤離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后,國民黨的軍隊始終跟蹤他們、搜索他們,妄圖把他們消滅在長征途中。12月21日中午,從高沙開往花園的第六軍團,有的在李家渡一帶休整,有的在行進途中。戰士們雖然頭上都用樹枝、綠葉作了偽裝,但國民黨飛機還是發現了目標,喪心病狂的投下了6顆炸彈,20位戰士當場光榮犧牲,數十名戰士受傷。

當時年僅12歲的王康元正趕著牛回家,一位紅軍戰士見狀,急忙跑過去,尸把將王康元按倒在地,用自己的身體掩護他。王康元安然無恙,而那位戰士卻血流如注。王康元的叔父王仁德知道后,深為紅軍戰士舍已救人的精神所感動,為了報答紅軍戰士的救命之恩,他冒險同李明生、劉大炳等20多個貧苦農民一道,將烈士的遺體安葬在蛇形山一塊空地上。但紅軍走后不久,一些土豪劣紳心懷鬼胎煽動說,“紅軍葬的地方是‘風水寶地’,是李家渡的‘龍脈’所在。現在‘龍脈’挖斷了,‘龍神’不安,只有把紅軍的尸體挖出來,丟到河里去,才能保住‘龍脈’,恢復‘風水’。”為了粉碎土豪劣紳的陰謀詭計,貧苦農民鄧成竹等人連夜將紅軍烈士的棺木移葬到松濤滾滾的長嶺界,周圍栽上蒼松翠柏。被紅軍救了命的王康元,每年清明節去烈士墓前祭掃。1972年他擔任西中大隊黨支部書記后,積極倡議并在公社黨委的領導下,帶領本大隊和李家渡的干部群眾,整修了烈士墓,在墓前豎起一塊烈士紀念碑,刻上“長征烈士之墓”六個大宇,兩側刻有兩副對聯,一副是“生的偉大,死的光榮”,另一副是“繼承先烈志,永作革命人”。洞口縣委和縣政府已將烈士墓做為全縣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幾

十年來,干部、工人、農民、學生經常去墓前瞻仰、憑吊學習先烈精神,繼承先烈遺志,為建設社會主義國家做貢獻。

討還血淚債

舊社會的廣大農民,飽受土豪劣紳的壓迫和剝削,掙扎在死亡線上。紅軍打擊土豪劣紳,為貧苦農民求解放,因而得到他們的真誠擁護。

巖山鄉沙坊院子有個土豪叫付升庭,長有一臉麻子,為人專橫殘忍,欺壓窮人,群眾都叫他升麻子。他的五個兒子個個兇殘如虎,群眾稱他們是“五老虎”。1931年,升庭麻子準備修新屋,找來新化方師傅給他燒磚瓦。可憐方師傅辛辛苦苦一場,不但未得分文工錢,還要倒貼伙食。一氣之下他推倒磚瓦垛子,滿腹怨恨回新化去了。1935年,他參加了紅軍。12月19日,部隊在巖山宿營,他

把當年在付家的遭遇和當地農民受付家欺壓的情況,向部隊首長做了匯報,首長同意他帶三名戰士去找升麻子算帳。他們操小路走到沙坊院子,把正準備逃跑的升庭麻子抓住。附近群眾聽說紅軍抓住了作惡多端的升麻子,喜得奔走相告,紛紛向紅軍首長揭發升麻于的罪惡。首長派出一位戰士領著貧苦農民到升麻子家里,打開了付家的糧倉,把糧食分給了群眾。第二天紅軍離開巖山時,把升麻子

押到綏寧縣李熙橋處決。

紅軍第六軍團在石江處決了一貫包攬訴訟、敲榨勒索的王文祥;鎮壓了高沙鎮街上被稱為“三王五霸”之一的大惡霸、土匪袁寬:將石背鄉的土豪財主尹成哉、花園鄉罪大惡極的鄧星芳、拒絕給紅軍派糧的反動保長鄧陳卓三人,押到綏寧縣武陽處決。廣大群眾拍手稱快,感謝紅軍為自己伸了冤,討還了血淚債。

軍民魚水情

紅軍到洞口之前,國民黨反動派與地方反動勢力制造了很多謠言,不少農民躲進山里。紅軍以遵紀愛民的實際行動,解除了群眾的顧慮,很快,大家都回來為紅軍戰士解決吃住問題,十分親熱。

開始巖山街上很多店門都關得緊緊的,后聽到紅軍戰士親切地喊:“老鄉們不要怕,我們紅軍是窮人的隊伍,不會拿你們的東西,如果你們有什么吃的就賣給我們一點,我們照價付錢。”有些人從門縫中看到紅軍戰士規規矩矩,蹲在街上,誰也不去敲店門。于是有的就拿出煮熱的紅薯放門口賣,戰士們不講價,說多少就是多少,只多交不少交。消息傳開后,店門都開了,能吃的東西都擺出來了,附近群眾家里有能吃的,都拿到街上賣。有幾位戰士走到林玉元老大娘面前輕聲說:“大娘,天氣太冷,今晚上我們想到你家里避避風寒。”大娘滿臉笑容表示歡迎,戰士們放下背包,就動手打掃衛生,挑水劈柴。晚上,林大娘見幾個戰士在燈下擺著白布比劃,她猜想是把布剪做包腳布,就把“坐月子”的媳婦喊來一起幫忙,母女倆人熬了一整夜,共做好10雙布襪子,正好每人一雙。第二天戰士們臨走時再三向林大娘道謝,送給他一些白布、一床印花被面和兩個圓瓷缸作為紀念。

紅軍關心群眾,愛護群眾的感人事跡,深深地感動了群眾,廣大農民群眾從各個方面關心、愛護紅軍。石江縫紉師傅邱國才與其他11位師傅一起,連夜趕制軍帽120頂。紅軍給他們每人一塊銀元,他們心情非常激動,你一言我一語,湊成一首詩:“紅軍來到石江鎮,痛打土豪和劣紳,財主心怕膽又驚,窮人精神大振奮,軍民連夜作軍帽,同心協力殺敵人。”花園馬家院子鄧大媽同兒媳曾冬娥在山邊土里鋤草,聽到山中有微弱的呻吟聲,鄧大媽立即放下鋤頭去山中尋找。果然發現一個約20歲年紀、頭帶八角帽的紅軍戰士(瀏陽人)躺在地上,她用手一摸額頭,好燙手,又見他右腳傷口已開始流膿。她心想不能讓親人在野外活活凍死、痛死、餓死,一定要想辦法救他。她喊來兒媳一起扶著傷員回到家里,讓他躺在兒媳床上,兒媳拿出丈夫的藍布舊衣服給他換上。大媽告訴傷員安心養傷,如發現有外人來就裝啞巴,要兒媳認他是自己的丈夫(兒媳的丈夫在貴州做挑夫)。安排好后,大媽每天上山采藥,精心護理,一周后戰士的傷基本治好,他告訴大媽要去趕部隊。臨走那天,天剛亮大媽就起床為他準備好路上吃的東西。戰士對大媽說:“大媽,你就是我的親娘,我一定永遠記住你的恩情,革命勝利了,我一定來看望你老人家。”戀戀不舍,揮手告別。

跟著紅軍走

廣大群眾切身感受到紅軍是自己的隊伍,是自己翻身求解放的靠山,紅軍的道路就是自己走向解放的道路。于是,不少貧苦農民紛紛送子弟當紅軍,中青年更是積極踴躍,要求跟著紅軍走。李家渡的貧苦農民,看到20個紅軍戰士在敵機轟炸下光榮犧牲,滿懷為烈士報仇的憤怒心情和為自己求解放的強烈愿望,積極報名參加了紅軍。西中村的鄧星怡、鄧正仁、吳老曬,盲田村的鄧星開,新興

村的劉老細,木井村的陳松青,圳上的羅玉等都跟著紅軍走了。洞口街上鄒玉和、王順生兩位縫紉師傅,被請到花園給紅軍制作軍服,他們深為紅軍的精神所感動,毅然跟著紅軍走上了長征路。

據解放后全縣初步統計,當年跟著紅軍走的有20多人。他們為革命做出了貢獻。其中:有壯志未酬而犧牲在長征途中的革命烈士,有在抗日前線流盡最后一滴血的民族英雄,有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和社會主義建設貢獻畢生精力的人民功臣,如石江鎮的王振貴,當年30歲,參加紅軍后編入第六軍團保衛局,在17年的戎馬生涯中南征北戰,榮獲“人民功臣”、“解放華北”、“解放西北”的紀念勛章各一枚,1952年轉業到新疆工作,1965年離休,1966年元月回洞口老家定居,撰寫了“夜渡金沙江”、“翻過大雪山”、“六十年春秋話往日”等革命回憶錄。

長征時期,發生了一個又一個動人、感人的故事,我較為了解的一個故事叫《一袋干糧》。它講述了一個13歲的小紅軍小蘭在隨部隊一起前進的時候,好不容易得到了一袋干糧,卻在過一座橋時為照顧一位傷員不慎把自己的那袋干糧掉入河中沖走了。她為了大家有足夠的干糧吃,堅持沒告訴他們。為了裝成沒事發生一樣,她拔了許多野菜塞入挎包,塞得鼓鼓的。不久她的身體就不行了,在護士長發現她吃野菜和挎包中“干糧”的事后,大家才知道事情的真相,于是大家每人分了一點干糧給她,讓她體會到了家的溫暖……故事雖小,內涵不小。這些點點滴滴的細節,小故事卻能夠反映紅軍戰士們的優秀品質——不怕苦、堅強、無私、熱心……小蘭,她只是一個13歲的小女孩,卻有男孩一樣堅強的意志;卻知道體諒他人。在她沒有糧食之際,她大可伸出雙手向戰友們要一些,她沒有這么做,她選擇沉默,不告訴任何人,自己吃苦,此刻,她腦海里想的只有戰友的利益,而忽略了自己的困難;而對傷勢嚴重的傷員們,她大可丟下他們,讓他們自生自滅,可她沒這么做,她細心照料一個傷員,沒有怨言,沒有后悔。一個小蘭尚且如此,可想而知,我偉大的紅軍整支隊伍的品質了。

==========================================

聽老紅軍講長征的故事

“年輕人,你難以理解我們這些老人面對浴血奮戰換來的太平盛世是一種什么樣的心情,在九死一生的險境里我們始終不動搖,就是因為我們堅信我們的努力能換來今天的安定繁榮!”

7月23日20:00,記者見到了14歲參加紅軍、曾經三過草地、戎馬生涯半個世紀的老紅軍戰士,原濟南軍區副政委任思忠老人。這位83歲的老人的話匣子打開了,談起過去的崢嶸歲月,神情激動起來,雙唇有些顫抖……

15歲少年 率171人加入紅軍

1932年12月,紅四方面軍的主力到達川北,川東地下黨領導的游擊隊開始在達縣一帶活動。當時,因貧困輟學的任老正在家中幫助父親務農。

“黨的隊伍給了我思考的能力,我明白了為什么窮人辛勞一生后代還要繼續受窮”,紅色政權打土豪分田地,給窮人指出一條活路,這在任老心中掀起了巨瀾。紅軍隊伍為貧苦農民作主,任老明白了,這是一支窮人的隊伍。

紅色家庭對他的影響至關重要。大哥早他加入游擊隊,但不久便在一次戰役中英勇犧牲,父親積極響應革命隊伍的號召,擔任村蘇維埃主席。這位老人在紅軍離開根據地的歲月里,被反動軍隊關進監獄,活活折磨致死,父親死后不久,母親也含恨離去,這一切,更堅定了任老參加革命的決心。

1933年是任老走上革命道路的關鍵年份。6月,任老參加了游擊小組,不久便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任老思想活躍,積極探討革命的道理,很快便成為游擊隊的中堅力量。紅軍主力占領達縣后,他被選為區少年先鋒隊大隊長,15歲的少年成了171名紅小鬼的“頭領”,在他的帶領下,全隊172人集體加入了紅軍。

打“扇子隊” 少年軍人名聲大振

從游擊隊員變成了名副其實的革命戰士,但四川強橫的反動軍閥勢力還是逼迫部隊流動開展革命工作。

1934年7月,任老時任四川省少先指揮部政教科長兼干部連指導員。在四川西部丹巴地區開展工作。一天,當任老等人在一座3層小樓上開會時,反動軍閥的武裝突然沖到了樓里,與負責放哨的同志在樓梯上展開了激烈的槍戰。腳步聲密集急促,逐漸近了,留下來肯定是死,任老等三人跳窗逃生,一名同伴當場摔死,任老右臂支撐著地,上臂骨折后戳斷肋骨插進了胸腔,他忍痛與同伴鉆入夜幕迅速轉移。

但沒過多久,繃帶吊起傷臂的任老再次活躍于山間的村莊里。

革命者的工作激起了惡勢力的瘋狂反撲,在新塘壩地區,有一支500人左右的地主武裝,他們瘋狂襲擊革命者的工作隊,屠殺革命群眾,打仗時人人拿著一把扇子,妄稱是刀槍不入的神兵,當地群眾稱之為“扇子隊”。一天深夜,任老帶領干部連在地方赤衛隊的配合下夜襲“扇子隊”。戰斗中,他被敵人刺刀捅傷,仍堅持參加戰斗。是役,扇子隊被全殲,少年軍為川陜根據地人民除了害,一戰成名。

一過草地 竹簽穿透他的腳掌

“年輕人,用語言表達不出長征真實場景,你根本不可能想像出當時有多么艱苦”。任老對記者說。任老前段時間堅持每天收看電視連續劇《長征》,他看得比家里每個人都專注,他為這部電視連續劇感動,但仍然對家人說,“有些苦他們拍不下來”。

任老頭上的三塊傷疤和腳弓部位所受的一次穿透傷都是在長征時留下的。說起長征開始后的第一次受傷,任老脫下鞋子,右腳背中央部位赫然有一塊大約三厘米見方的凹陷。

“紅四方面軍的長征路最長,三過草地,第一次過草地時,我的右腳便被反動軍隊布下的竹簽陣穿透了”。

那是一次夜間急行軍,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任老帶著一支十幾人的隊伍迅速向阿壩前行。任老走在最前面,他小心地穿過反動軍隊布下的鐵絲網,突然腳心一陣劇痛,落在地上再也邁不動步子。戰友提來馬燈一看,一根近0.1米長的竹簽穿過了他的右腳腳掌,腳背上還露出長長一截。

受傷只是一瞬間,此后幾個月任老被傷腳折騰苦了。隊伍連續行軍,根本沒有機會停下來養傷。傷口化膿了,戰友便將紗布裁成窄長的細條,蘸了水穿過傷洞,來回扯動,清除里面的膿血和息肉。每拉扯一下,都伴隨了鉆心的疼痛,但有什么辦法,那是缺醫少藥環境中遏制進一步感染的惟一辦法。

“和平年代現在的年輕人誰還能忍受這樣的痛苦呢?”講到這里,任老喃喃地說。

二過草地 鬼門關口揀回性命

第二次過草地更險,任老一只腳邁進了鬼門關。

1935年下半年,任老時任紅四方面軍總部教導團一連指導員。大軍從阿壩向綏靖方向進發。來到黑水河時,便橋已被毀掉,南岸則被土匪占領。為保證主力部隊過河,任老和另外30名干部戰士趁黑夜泅水渡河。時值隆冬,水流湍急,冰冷刺骨,成功游到對岸的只有8名。接下來就是一次令南岸敵軍魂飛魄散的突襲,大部分敵軍在睡夢中被擊斃,8人很快便占領了橋頭堡,大部隊順利地搭起了便橋。

任老卻因此染上了重傷寒,紅軍缺醫少藥,食物的供應已經斷絕,他的病一步步惡化,常常昏迷不醒,戰友們便抬著他行軍。20天后,部隊走出草地,來到綏靖。此時任老長時間休克,戰友們都誤以為他已經死了,便把他放在了綏靖灘石崖下的山洞里。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他蘇醒過來,掙扎著爬向河邊喝水,十幾米的距離,任老竟爬了兩三個小時。當地居民郝老漢發現后將他救回了家。

郝老漢對待他就像親生兒子一樣,每天熬小米粥一口一口喂他。老漢膝下只有一個女兒,便想收他為兒子。但任老卻一心想要回到隊伍上,他每天搬小板凳坐在大門口,希望看到隊伍上的同志。兩個月后,任老的病基本痊愈了,他揮淚告別了郝老漢老兩口,找到了在該地區活動的金川省委,重回革命隊伍。

經歷這一次起死回生時,任老還不滿18歲。

1936年7月,任老的病全好了,就在此時,隊伍又從綏靖出師北上。任老帶著七八名比他還年輕的戰士在草原上行軍。一天夜里,一位小戰士問任老,“科長,將來會是什么樣子的?”“人人都生活得很幸福,不缺衣少食。”“那能實現嗎?”“肯定能”。

說起榮譽 老人沒有太多言語

任老在和平年代練起了書法,每當朋友求字時他總忘不了蓋上一個章,或者是“長征戰士”,或者是“幸存者”。這是老人晚年給自己的定位。

戰爭年代,任老是一名英勇善戰的驍將,他重視思想工作,善用攻心戰術,常能做到不戰而屈人之兵。抗日戰爭勝利之初,任老率領隊伍在喀喇沁旗平叛,妥善運用了和平平叛的政策,打通了300公里承赤公路。此后,在攻打天津、廣西剿匪、援朝金城反擊戰等眾多戰役中,任老立下了赫赫戰功。1955年老人被授予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二級解放勛章,1988年獲一級紅星榮譽章。但說起榮譽,老人沒有太多言語。

“戰爭年代,我們身邊倒下了太多的好戰友,比起他們,我是一名幸存者,更是一個幸運者”,“我能夠親眼看到自己為之努力的目標實現就是最大的幸運,真正的榮譽歸于那些光榮獻身的烈士們。”

任老的家人介紹,任老每每想起自己身邊倒下的戰友,便非常難過。當年任老帶171人參加紅軍,但經歷歷次事件,解放后任老再沒能見到其中的任何一位。他忘不了1953年自己回鄉的那次經歷。當時,戰友的親人聽說他要回來了,站在路兩旁等待詢問親人的下落,任老騎馬走了30多公里山路,當久候鄉親們紛紛上前詢問時,老人的眼淚奪眶而出。

另一次,任老在革命烈士紀念碑上找到了戰友的名字。

有一位普通的紅軍叫做謝益先,過草地時,他分到了四斤干糧。在行軍過程中,戰士們看到了餓慌了的母子三人,小謝就瞞著隊友,把自己的干糧袋給了他們,而他自己每天就吃些野菜、涼水充饑,最終,因體力不支,就這樣走了。直到那母子三人來還這一只印著“謝”字的干糧袋時,部隊的同志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看了這個故事,心中無比的沉重啊!謝益先明明知道,在茫茫草地上,哪怕是一小袋糧食,都是救命的“寶貝”,意味著一個人的生命!但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是毅然把自己的糧食給了那位母親;每天,自己在饑餓中煎熬,也不愿連累隊友;甚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還在詢問那母子三人的情況,在得知“他們很好”的回答后,嘴角才帶著微笑,離開了人世……他對人民群眾的深厚情誼,對戰友的深厚情誼,都深深地震撼了我,讓我看到了那世世代代都令我們銘記在心中的“長征精神”。

紅軍故事

---- 紅軍長征的故事

-- 紅軍長征的故事

我們的賀主席

1935年12月19日中午時分,賀龍率領的第二軍團部分主力,從管竹進入巖石鄉。三個穿灰布軍衣、身背短槍的戰士來到三房院子,見一婦女抱著小孩慌慌張張走進自己家里。戰士跟著走進她家堂屋,見她房門緊閉,便輕輕地敲門說:“嫂子,請你不要害怕,我們紅軍是為老百姓服務的,請你開開門,我們有事和你商量。”青年婦女叫歐陽香元,丈夫在外做挑夫,她聽到敲門的聲音不是很

急,喊話的聲音也很平和,就開了房門。戰士見她屋內還有一間空房,便提出:“嫂子,今天晚上借你這間空房搭個鋪住一晚上,你看行不行?”歐陽香元雖沒有完全聽懂他們的話,但知道他們是要借房子住,于是臉上露出了同意的笑容。

過了一會兒,有位戰士領著一位身材高大魁梧、身穿蘭布長衫、留有八字胡子的人來到了歐陽香元的家門口,后面跟著二三十個穿灰布軍衣、背短槍的戰士,在禾坪里整整齊齊地站成兩排。那個八字胡子對大家講:“我們紅軍是窮人的隊伍,是為人民求解放的,我們有鐵的紀律,大家千萬要注意,不能進年輕婦女的臥室內;”接著又講,“我們紅軍無論走到那里,都要關心群眾,愛護群眾,群眾家里的東西未經主人同意不能搬動,借東西一定要還,損壞和丟失東西一定要照價賠償,這樣我們才能取得群眾的信任,才能團結群眾去打倒蔣介石賣國賊,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歐陽香元從戰士們的表情上,看出八字胡子是個大官。聽他講話句句為老百姓著想,認定紅軍是好人。她懷著興奮的心情走到院子里去,把那個八字胡子講的話告訴別人,直到天快黑時才回家,她走到堂屋門口見地上搭起了鋪,那個八字胡子和另外兩個人在煤油燈下看地圖,一邊看一邊比比劃劃。她想知道那個大官是個什么官,于是走到門外悄悄地問一個小戰士:“那個穿蘭布長衫、留著

胡子的是你們的什么人?”小戰士輕聲地告訴她:“是我們的軍團長,蘇維埃政府的賀主席,我們都喊他賀老總。”她聽后心里嘀咕,原來他是個大官,難怪戰士們都規規矩矩聽他講話。

她走到房內,一位女戰士非常和氣地請她坐下,像親姐妹一樣和她拉起了家常。在交談中她問女戰士:“你是哪個的老婆?”女戰士很爽快地告訴她:“我是賀龍同志的愛人,今晚住在你家,真麻煩你了。”她知道了住在她家里的是紅軍的大官賀龍主席一家人,不好意思地說:“這房子不好,沒有好好收拾,真對不起你們,”女戰士說:“等打完仗以后,窮人就有好房子住了。”

第二天清早,部隊要走了,有些戰士在收拾行裝,有些在打掃衛生,有個戰士走到歐陽香元嫂嫂雷青菊面前(住她對門)再三詢問是否有損壞和丟失的東西,雷青菊講:“只有一個木臉盆沒看到。”那個戰士不一會拿了一個銅臉盆對她說:“如果找不到就用這個臉盆,找到了就留做紀念,紅軍的紀律都是賀主席規定的,你一定要收下。”賀主席和戰士們走時,群眾都含著熱淚相送,戰士們

也不時地回頭,依依惜別。 ‘

幾十年過去了,歐陽香元沒有忘記當年的“賀主席”。1956年,她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大元帥的掛像時,一眼就認出了當年住在自己家里的賀主席,高興地說:“你們看,我們的賀主席又回巖山來了,又到我們家里來了。”

可敬的先烈

第二、六軍團自從撤離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后,國民黨的軍隊始終跟蹤他們、搜索他們,妄圖把他們消滅在長征途中。12月21日中午,從高沙開往花園的第六軍團,有的在李家渡一帶休整,有的在行進途中。戰士們雖然頭上都用樹枝、綠葉作了偽裝,但國民黨飛機還是發現了目標,喪心病狂的投下了6顆炸彈,20位戰士當場光榮犧牲,數十名戰士受傷。

當時年僅12歲的王康元正趕著牛回家,一位紅軍戰士見狀,急忙跑過去,尸把將王康元按倒在地,用自己的身體掩護他。王康元安然無恙,而那位戰士卻血流如注。王康元的叔父王仁德知道后,深為紅軍戰士舍已救人的精神所感動,為了報答紅軍戰士的救命之恩,他冒險同李明生、劉大炳等20多個貧苦農民一道,將烈士的遺體安葬在蛇形山一塊空地上。但紅軍走后不久,一些土豪劣紳心懷鬼胎煽動說,“紅軍葬的地方是‘風水寶地’,是李家渡的‘龍脈’所在。現在‘龍脈’挖斷了,‘龍神’不安,只有把紅軍的尸體挖出來,丟到河里去,才能保住‘龍脈’,恢復‘風水’。”為了粉碎土豪劣紳的陰謀詭計,貧苦農民鄧成竹等人連夜將紅軍烈士的棺木移葬到松濤滾滾的長嶺界,周圍栽上蒼松翠柏。被紅軍救了命的王康元,每年清明節去烈士墓前祭掃。1972年他擔任西中大隊黨支部書記后,積極倡議并在公社黨委的領導下,帶領本大隊和李家渡的干部群眾,整修了烈士墓,在墓前豎起一塊烈士紀念碑,刻上“長征烈士之墓”六個大宇,兩側刻有兩副對聯,一副是“生的偉大,死的光榮”,另一副是“繼承先烈志,永作革命人”。洞口縣委和縣政府已將烈士墓做為全縣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幾

十年來,干部、工人、農民、學生經常去墓前瞻仰、憑吊學習先烈精神,繼承先烈遺志,為建設社會主義國家做貢獻。

討還血淚債

舊社會的廣大農民,飽受土豪劣紳的壓迫和剝削,掙扎在死亡線上。紅軍打擊土豪劣紳,為貧苦農民求解放,因而得到他們的真誠擁護。

巖山鄉沙坊院子有個土豪叫付升庭,長有一臉麻子,為人專橫殘忍,欺壓窮人,群眾都叫他升麻子。他的五個兒子個個兇殘如虎,群眾稱他們是“五老虎”。1931年,升庭麻子準備修新屋,找來新化方師傅給他燒磚瓦。可憐方師傅辛辛苦苦一場,不但未得分文工錢,還要倒貼伙食。一氣之下他推倒磚瓦垛子,滿腹怨恨回新化去了。1935年,他參加了紅軍。12月19日,部隊在巖山宿營,他

把當年在付家的遭遇和當地農民受付家欺壓的情況,向部隊首長做了匯報,首長同意他帶三名戰士去找升麻子算帳。他們操小路走到沙坊院子,把正準備逃跑的升庭麻子抓住。附近群眾聽說紅軍抓住了作惡多端的升麻子,喜得奔走相告,紛紛向紅軍首長揭發升麻于的罪惡。首長派出一位戰士領著貧苦農民到升麻子家里,打開了付家的糧倉,把糧食分給了群眾。第二天紅軍離開巖山時,把升麻子

押到綏寧縣李熙橋處決。

紅軍第六軍團在石江處決了一貫包攬訴訟、敲榨勒索的王文祥;鎮壓了高沙鎮街上被稱為“三王五霸”之一的大惡霸、土匪袁寬:將石背鄉的土豪財主尹成哉、花園鄉罪大惡極的鄧星芳、拒絕給紅軍派糧的反動保長鄧陳卓三人,押到綏寧縣武陽處決。廣大群眾拍手稱快,感謝紅軍為自己伸了冤,討還了血淚債。

軍民魚水情

紅軍到洞口之前,國民黨反動派與地方反動勢力制造了很多謠言,不少農民躲進山里。紅軍以遵紀愛民的實際行動,解除了群眾的顧慮,很快,大家都回來為紅軍戰士解決吃住問題,十分親熱。

開始巖山街上很多店門都關得緊緊的,后聽到紅軍戰士親切地喊:“老鄉們不要怕,我們紅軍是窮人的隊伍,不會拿你們的東西,如果你們有什么吃的就賣給我們一點,我們照價付錢。”有些人從門縫中看到紅軍戰士規規矩矩,蹲在街上,誰也不去敲店門。于是有的就拿出煮熱的紅薯放門口賣,戰士們不講價,說多少就是多少,只多交不少交。消息傳開后,店門都開了,能吃的東西都擺出來了,附近群眾家里有能吃的,都拿到街上賣。有幾位戰士走到林玉元老大娘面前輕聲說:“大娘,天氣太冷,今晚上我們想到你家里避避風寒。”大娘滿臉笑容表示歡迎,戰士們放下背包,就動手打掃衛生,挑水劈柴。晚上,林大娘見幾個戰士在燈下擺著白布比劃,她猜想是把布剪做包腳布,就把“坐月子”的媳婦喊來一起幫忙,母女倆人熬了一整夜,共做好10雙布襪子,正好每人一雙。第二天戰士們臨走時再三向林大娘道謝,送給他一些白布、一床印花被面和兩個圓瓷缸作為紀念。

紅軍關心群眾,愛護群眾的感人事跡,深深地感動了群眾,廣大農民群眾從各個方面關心、愛護紅軍。石江縫紉師傅邱國才與其他11位師傅一起,連夜趕制軍帽120頂。紅軍給他們每人一塊銀元,他們心情非常激動,你一言我一語,湊成一首詩:“紅軍來到石江鎮,痛打土豪和劣紳,財主心怕膽又驚,窮人精神大振奮,軍民連夜作軍帽,同心協力殺敵人。”花園馬家院子鄧大媽同兒媳曾冬娥在山邊土里鋤草,聽到山中有微弱的呻吟聲,鄧大媽立即放下鋤頭去山中尋找。果然發現一個約20歲年紀、頭帶八角帽的紅軍戰士(瀏陽人)躺在地上,她用手一摸額頭,好燙手,又見他右腳傷口已開始流膿。她心想不能讓親人在野外活活凍死、痛死、餓死,一定要想辦法救他。她喊來兒媳一起扶著傷員回到家里,讓他躺在兒媳床上,兒媳拿出丈夫的藍布舊衣服給他換上。大媽告訴傷員安心養傷,如發現有外人來就裝啞巴,要兒媳認他是自己的丈夫(兒媳的丈夫在貴州做挑夫)。安排好后,大媽每天上山采藥,精心護理,一周后戰士的傷基本治好,他告訴大媽要去趕部隊。臨走那天,天剛亮大媽就起床為他準備好路上吃的東西。戰士對大媽說:“大媽,你就是我的親娘,我一定永遠記住你的恩情,革命勝利了,我一定來看望你老人家。”戀戀不舍,揮手告別。

跟著紅軍走

廣大群眾切身感受到紅軍是自己的隊伍,是自己翻身求解放的靠山,紅軍的道路就是自己走向解放的道路。于是,不少貧苦農民紛紛送子弟當紅軍,中青年更是積極踴躍,要求跟著紅軍走。李家渡的貧苦農民,看到20個紅軍戰士在敵機轟炸下光榮犧牲,滿懷為烈士報仇的憤怒心情和為自己求解放的強烈愿望,積極報名參加了紅軍。西中村的鄧星怡、鄧正仁、吳老曬,盲田村的鄧星開,新興

村的劉老細,木井村的陳松青,圳上的羅玉等都跟著紅軍走了。洞口街上鄒玉和、王順生兩位縫紉師傅,被請到花園給紅軍制作軍服,他們深為紅軍的精神所感動,毅然跟著紅軍走上了長征路。

據解放后全縣初步統計,當年跟著紅軍走的有20多人。他們為革命做出了貢獻。其中:有壯志未酬而犧牲在長征途中的革命烈士,有在抗日前線流盡最后一滴血的民族英雄,有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和社會主義建設貢獻畢生精力的人民功臣,如石江鎮的王振貴,當年30歲,參加紅軍后編入第六軍團保衛局,在17年的戎馬生涯中南征北戰,榮獲“人民功臣”、“解放華北”、“解放西北”的紀念勛章各一枚,1952年轉業到新疆工作,1965年離休,1966年元月回洞口老家定居,撰寫了“夜渡金沙江”、“翻過大雪山”、“六十年春秋話往日”等革命回憶錄。

簡述紅星照耀中國中的紅軍精神

1、在《紅星照耀中國》中,紅軍精神是指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革命事業猶如一顆閃亮的紅星不僅照耀著中國的西北,而且必將照耀全中國,照耀全世界。

中國共產黨人和紅軍戰士堅韌不拔、英勇卓絕的偉大斗爭,以及他們的領袖人物的偉大而平凡的精神風貌。

2、《紅星照耀中國》(Red Star Over China)又稱《西行漫記》,是美國著名記者埃德加·斯諾的不朽名著,一部文筆優美的紀實性很強的報道性作品。

作者真實記錄了自1936年6月至10月在中國西北革命根據地(以延安為中心的陜甘寧邊區)進行實地采訪的所見所聞,向全世界真實報道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工農紅軍以及許多紅軍領袖、紅軍將領的情況。

毛澤東、周恩來和朱德是斯諾筆下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形象。

擴展資料:

斯諾對于紅軍的描寫可謂是花了不少筆墨,而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便是那些年輕的紅軍娃娃們。

他們幾乎全體都遭遇過人生的悲劇,家人多被日軍或是國民黨軍迫害致死,可他們卻不會顯得太悲傷,每天都唱著快活的歌。

并不是他們冷血到不會心痛,而是因為他們對未來充滿了希望,對生存有著一種自信的感覺。

這些年紀輕的紅軍們,并不會不懂事,他們像老紅軍一樣遵守紀律,軍隊里也融洽團結,更值得肯定的是,紅區中重視教育,這些小紅軍們也樂于接受新知識、新思想,也尤其為紅軍這個團體感到自豪。

這并不是個例,而是紅軍中普遍的存在。也正是這樣一個凝聚力極強的軍隊,完成了幾乎不可能的長征旅途。

從江西出發,向西后向北,最后到達陜西,途中困難數不勝數,爬過18條山脈,渡過24條河流,經過12個省份,穿過六個不同的少數民族地區,飛越大渡河、穿過大草原,紅軍所面臨的困難超乎想象。

毛主席大筆一揮,洋洋灑灑地寫下“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軍過后盡開顏。”

這樣的經典名詩,將長征生動地展現在世人面前。

參考資料來源:百度百科:紅星照耀中國

紅軍的故事

強渡大渡河

光榮的使命

一九三五年五月,我們工農紅軍渡過金沙江,經會理、德昌、瀘沽,來到冕寧。我們紅一軍團一師一團,擔負了光榮的先遣任務。軍委為了加強領導,充實力量,特派劉伯承、聶榮臻兩同志分別擔任先遣司令和政委,并把軍團的工兵連、炮兵連配屬一團指揮。當時,我在一團當團長。

這天,上級把強渡大渡河的任務交給了我們一團。部隊立刻從離大渡河一百六十多里路的一個莊子里,冒雨出發了。

大渡河是長江的一道支流,據傳是當年石達開全軍覆沒的地方。現在,我們的處境也很險惡:后有周渾元、薛岳、吳奇偉等數十萬大軍追趕,前有四川軍閥劉湘、劉文輝的“精悍部隊”扼守著大鍍河所有渡口。蔣介石猖狂地吹牛說:后有金沙江,前有大渡河,幾十萬大軍左右堵擊,共軍有翅也難飛過。他還夢想,要讓我軍成為“石達開第二”。

經過一天一夜冒雨行軍,部隊在一個山坡上停下來。這里離安順場只十多里路,大渡河嘩嘩的水聲都可以聽到。一百四十多里路的急行軍真夠疲勞的了,戰士們一停下來倒頭就睡著了。這時已是夜間十點多鐘,我急忙找來幾個老鄉了解情況。

老鄉介紹的情況和我們偵察的基本一致。前面的安順場,是個近百戶人家的小市鎮。敵人為了防我渡河,經常有兩個連在這里防守。所有的船只都己搶走、毀壞,只留一只船供他們過往使用。安順場對岸駐有敵人一個團(團的主力在渡口下游十五里處),上游的滬定城駐有三個“骨干團”,下游是楊森的兩個團,要渡過大渡河,必須首先強占安順場,奪取船只。

情況剛了解清楚,指揮部便來了命令:連夜偷襲安順場守敵,奪取船只,強渡過河。劉伯承司令和聶榮臻政委特別指示我們說:“這次渡河,關乎著數萬紅軍的生命!—定要戰勝一切困難,完成任務,為全軍打開一條勝利的道路!”

“我們不是石達開,我們是共產黨和毛主席領導的工農紅軍!在我們的面前,沒有戰勝不了的敵人,沒有突不破的天險。我們一定要在大渡河上,為中國革命史寫下光輝的一頁。”看完命令,團政委黎林同志堅決地表示。

勝利的前奏

戰士們從夢中被叫醒,冒著毛毛細雨,摸黑繼續前進了。

根據分工,黎政委帶領二營至安順場渡口下游佯攻,以便吸引那個團的主力;我帶一營先奪取安順場,然后強渡;三營擔任后衛,留在原地掩護指揮機關。

天漆黑,雨下個不停,部隊踏著泥濘的小路前進。大約走了十多里,便靠近安順場了。我命令一營分成三路前進。

安順場的守敵做夢也沒有想到,紅軍來得這樣快。他們認為我們還沒有出海子邊少數民族區呢,因此毫無戒備。

“哪一部分的?”我們的尖兵排與敵人哨兵接觸了。

“我們是紅軍!繳槍不殺!”紅軍戰士的回答象春雷,撲向敵人。

“砰!”敵人開槍了。我們的火力也從四面一齊吼叫起來。憤怒的槍聲,淹沒了大渡河水的咆哮,淹沒了敵人的慘叫,頑抗的敵人紛紛倒下,活著的有的當了俘虜,有的沒命地逃跑!兩個連的敵人不到三十分鐘就全被打垮。

正在戰斗時,我來到路旁一間屋子里。突然聽到一聲喊叫:“哪一個?”通信員一聽聲音不對,槍栓一拉大吼一聲:“不要動!繳槍不殺!”敵人摸不清我們的情況,乖乖地繳了槍。事也湊巧,原來這幾個敵人是管船的。我急忙要通信員將這幾個俘虜送到一營去,要一營想法把船弄來。

一營花了好大的勁,才把渡船弄到手。這里只有這條船,它現在成了我們唯一的依靠。

占領了安順場,我來到河邊,只見兩岸都是連綿的高山。河寬約三百米,水深三、四丈。湍急的河水,碰上礁石,卷起老高的白浪。現在一無船工,二無準備,要立即渡河是困難的。我急忙一面把情況報告上級,請求指示一面作渡河的準備工作。這一夜,我在安順場街頭的小屋里,一會踱著步,一會坐在油燈旁,想著渡河的一切問題。

我首先想到鳧水。可是河寬約三百米,水急、浪高、漩渦多,人一下水,就會被急流卷走。

我又想到架橋。仔細一算,每秒鐘四米的流速,別說安橋樁,就連插根木頭也困難。想來想去,唯一的希望還是那只渡船。于是我立即把尋找船工的任務交給了一營營長孫繼先同志。

一營長派出許多人到周圍山溝里去找船工。一個、兩個、三個……等到找到了十幾個船工,天已大明了。

十七勇士

天明、雨停,瓦藍的天空綴著朵朵白云,被雨水沖洗過的懸崖峭壁顯得格外高大。大渡河水還在一股勁地咆電翻騰。此刻,通過望遠鏡可以清楚地看到遠處的一切:對岸離接口一里許,是個四、五戶人家的小村莊,周圍筑有半人高的圍墻;渡口附近有幾個碉堡,四周都是的黑的巖石。估計敵人的主力隱蔽在小村免企圖等我渡河部隊接近渡口時,來個反沖鋒,迫我下水。

“先下手為強!”我默默地下定決心。隨即命令炮兵連的三門八二迫擊炮和數挺重機槍安放在有利陣地上,輕機槍和特等射手也進入河岸陣地。

火力布置好了,剩下的問題還是接河。一只船裝不了多少人,必須組織一文堅強悍的渡河奮勇隊。于是我把挑選渡河人員的任務交給了孫繼先同志。

戰士們知道組織奮勇隊的消息后,一下子圍住了孫繼先同志爭著搶著要參加,弄得孫繼先同志怎么解釋都不行。

“怎么辦?”一營長問我。我又是高興又是焦急,高興的是我們的戰士個個勇敢,焦急的是這樣下去會拖延時間。因此我決定集中一個單位去。

孫繼先同志決定從二連里選派。二連集合在屋子外的場地上,靜聽著營長宣布被批準的名單:“連長熊尚林,二徘長曾令明,三班長劉長發,副班長張克表,四班長郭世蒼,副班長張成球,戰土張桂成,肖漢堯……”十六個名字叫完了,十六個勇土跨出隊伍,排成新的隊列。一個個神情嚴肅,虎彪彪的,都是二連優秀的干部和戰士。

突然,“哇”地一聲,一個戰士從隊伍里沖了出來。他一邊哭,一邊嚷著:“我也去!我一定要去!”奔向營長。我仔細一看,原來是二連的通信員。孫營長激動地看看況我也被眼前的場面所感動。多好的戰士啊!我向孫營長點了點頭表示同意讓他參加。孫營長說了聲:“去吧!”通信員破涕為笑,趕忙飛也似地跑到十六個人排成的隊列里。

一支英雄的渡河奮勇隊組成了:十七個勇士,每人一把大刀,一支沖鋒槍,一支短槍、五、六個手榴彈,還有作業工具。熊尚林同志為隊長。

飛舟強渡

莊嚴的時刻來到了,熊尚林帶領著十六個同志跳上了渡船。

“同志們!千萬紅軍的希色就在你們身上。堅決地渡過消滅對岸的敵人!”

渡船在熱烈的鼓動聲中離開了南岸。

膽顫心驚的敵人,向我渡船開火了。

“打!”我向炮兵下達了命令。神炮手趙章成同志的炮口早已瞄準了對岸的工事,“通通”兩下,敵人的碉堡飛向半空。我們的機槍、步槍也發揮了威力。炮彈一個個炸在敵人的碉堡上,機槍象暴風雨一樣卷向對岸,劃船的老鄉們一槳連一槳地擠命劃著。

渡船隨著洶涌的波浪顛簸前進,四周滿是子彈打起的浪花。岸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渡船上。

突然,猛地一發炮彈落在船邊,掀起一個巨浪,打得小船劇烈地晃蕩起來。

我一陣緊張,只見渡船隨著巨浪起伏了幾下,又平靜下來了。

渡船飛速地向北岸前進。對面山上的敵人集中火力,企圖封鎖我渡船。十七勇士外過一個個巨浪,避過一陣陣彈雨,繼續奮力前進。

一梭子彈突然掃到船上。從望遠鏡里看到,有個戰士急忙捂住自己的手臂。

“他怎么樣?”沒待我想下去,又見渡船飛快地往下滑去。滑出幾十米,一下撞在大礁石上。

“糟糕!”我自語著,注視著渡船。只見幾個船工用手撐著巖石,渡船旁邊噴起白浪,要是再往下滑,滑到礁石下游的漩渦中,船非翻不可。

“撐啊!”我禁不住大喊起來。岸上的人也一齊呼喊著為勇士們鼓勁、加油。

就在這時,從船上跳下四個船工,他們站在滾滾的急流里,拼命地用背頂著船。船上另外四個船工也盡力用竹篙撐著。經過一陣插斗,接船終于又前進了。

渡船越來越靠近對岸了。漸漸地,只有五、六米了,勇士們不顧敵人瘋狂的射擊,一齊站了起來,準備跳上岸去。

突然,小村子里沖出一股敵人,捅向渡口。不用說,敵人夢想把我們消滅在岸邊。

“給我轟!”我大聲命令炮手們。

“轟轟!”又是兩下巨響, 趙章成同志射出的追擊炮彈,不偏不歪地在敵群中開了花,接著,李得才同志的那挺重機槍又叫開了,敵人東倒西歪,一個接著一個倒下去。

“打!狠狠打!”河岸上揚起一片吼聲。敵人潰退了,慌忙地四散奔逃。

“打!打!延伸射擊!”我再—次地命令著。

又是一陣射擊。在我猛烈火力掩護下,渡船靠岸了。十七個勇士飛一樣跳上岸去,一排手榴彈,一陣沖鋒槍,把沖下來的敵人打垮了。勇土們占領了渡口的工事。

敵人并沒有就此罷休。他們又一次向我發起了反撲,企圖趁我立足未穩,把我趕下河去。我們的炮彈、子彈,又一齊飛向對岸的敵人。煙幕中,敵人紛紛倒下。十七位勇士趁此機會,齊聲怒吼,猛撲敵群。十七把大刀在敵群中閃著寒光,忽起忽落,左劈右砍。號稱“雙槍將”的川軍被殺得潰不成軍,拼命往北邊山后逃跑。我們勝利地控制了渡口。

過了一會,渡船又回到了南岸。孫繼先同志率領機槍射手上了船,向北岸駛去,繼后我隨之過河。這時,天色已晚,船工們加快速度把紅軍一船又一船地運向對岸。我們乘勝追擊,又在渡口下游繳了兩只船。于是,后續部隊源源不斷地渡過了大渡河。

紅一團強渡大渡河的成功,有力地配合了左翼兵團搶占瀘定橋。很快,滬定橋被我紅四團勝利奪取了,紅軍的千軍萬馬在這里渡過了天險大渡河。蔣介石企圖把我軍變為“石達開第二”的夢想徹底破滅了。而十七勇士強渡大渡河的英雄壯舉,將永遠為后人所傳頌!

這次行動的勝利,是由于黨中央和毛主席的英明領導,劉、聶首長的正確指揮,人民的支援,和紅一團全體指戰員堅決服從上級指揮,發揚了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而取得的。這個歷史事實生動地告訴我們:只要聽毛主席的話,按毛主席的指示辦事,就能克服前進道路上的一切困難,無往而不勝!(載1975年11期《解放軍文藝》)

紅軍長征在洞口的故事

[ 作者:羅子榮 ]轉貼自:《黨的光輝照邵陽》

賀龍、任弼時、肖克、關向應、王震等領導的第二、六軍團,于1935年11月撤離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途經洞口縣境,北上抗日。雖然幾十年過去了,但當年紅軍留下許許多多感人肺腑的動人事跡,深深地銘刻在老人們的心里,流傳在廣大的群眾中,現在回憶起來,仍記憶猶新,津津樂道。

我們的賀主席

1935年12月19日中午時分,賀龍率領的第二軍團部分主力,從管竹進入巖石鄉。三個穿灰布軍衣、身背短槍的戰士來到三房院子,見一婦女抱著小孩慌慌張張走進自己家里。戰士跟著走進她家堂屋,見她房門緊閉,便輕輕地敲門說:“嫂子,請你不要害怕,我們紅軍是為老百姓服務的,請你開開門,我們有事和你商量。”青年婦女叫歐陽香元,丈夫在外做挑夫,她聽到敲門的聲音不是很急,喊話的聲音也很平和,就開了房門。戰士見她屋內還有一間空房,便提出:“嫂子,今天晚上借你這間空房搭個鋪住一晚上,你看行不行?”歐陽香元雖沒有完全聽懂他們的話,但知道他們是要借房子住,于是臉上露出了同意的笑容。

過了一會兒,有位戰士領著一位身材高大魁梧、身穿蘭布長衫、留有八字胡子的人來到了歐陽香元的家門口,后面跟著二三十個穿灰布軍衣、背短槍的戰士,在禾坪里整整齊齊地站成兩排。那個八字胡子對大家講:“我們紅軍是窮人的隊伍,是為人民求解放的,我們有鐵的紀律,大家千萬要注意,不能進年輕婦女的臥室內;”接著又講,“我們紅軍無論走到那里,都要關心群眾,愛護群眾,群眾家里的東西未經主人同意不能搬動,借東西一定要還,損壞和丟失東西一定要照價賠償,這樣我們才能取得群眾的信任,才能團結群眾去打倒蔣介石賣國賊,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歐陽香元從戰士們的表情上,看出八字胡子是個大官。聽他講話句句為老百姓著想,認定紅軍是好人。她懷著興奮的心情走到院子里去,把那個八字胡子講的話告訴別人,直到天快黑時才回家,她走到堂屋門口見地上搭起了鋪,那個八字胡子和另外兩個人在煤油燈下看地圖,一邊看一邊比比劃劃。她想知道那個大官是個什么官,于是走到門外悄悄地問一個小戰士:“那個穿蘭布長衫、留著

胡子的是你們的什么人?”小戰士輕聲地告訴她:“是我們的軍團長,蘇維埃政府的賀主席,我們都喊他賀老總。”她聽后心里嘀咕,原來他是個大官,難怪戰士們都規規矩矩聽他講話。

她走到房內,一位女戰士非常和氣地請她坐下,像親姐妹一樣和她拉起了家常。在交談中她問女戰士:“你是哪個的老婆?”女戰士很爽快地告訴她:“我是賀龍同志的愛人,今晚住在你家,真麻煩你了。”她知道了住在她家里的是紅軍的大官賀龍主席一家人,不好意思地說:“這房子不好,沒有好好收拾,真對不起你們,”女戰士說:“等打完仗以后,窮人就有好房子住了。”

第二天清早,部隊要走了,有些戰士在收拾行裝,有些在打掃衛生,有個戰士走到歐陽香元嫂嫂雷青菊面前(住她對門)再三詢問是否有損壞和丟失的東西,雷青菊講:“只有一個木臉盆沒看到。”那個戰士不一會拿了一個銅臉盆對她說:“如果找不到就用這個臉盆,找到了就留做紀念,紅軍的紀律都是賀主席規定的,你一定要收下。”賀主席和戰士們走時,群眾都含著熱淚相送,戰士們

也不時地回頭,依依惜別。

幾十年過去了,歐陽香元沒有忘記當年的“賀主席”。1956年,她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大元帥的掛像時,一眼就認出了當年住在自己家里的賀主席,高興地說:“你們看,我們的賀主席又回巖山來了,又到我們家里來了。”

可敬的先烈

第二、六軍團自從撤離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后,國民黨的軍隊始終跟蹤他們、搜索他們,妄圖把他們消滅在長征途中。12月21日中午,從高沙開往花園的第六軍團,有的在李家渡一帶休整,有的在行進途中。戰士們雖然頭上都用樹枝、綠葉作了偽裝,但國民黨飛機還是發現了目標,喪心病狂的投下了6顆炸彈,20位戰士當場光榮犧牲,數十名戰士受傷。

當時年僅12歲的王康元正趕著牛回家,一位紅軍戰士見狀,急忙跑過去,尸把將王康元按倒在地,用自己的身體掩護他。王康元安然無恙,而那位戰士卻血流如注。王康元的叔父王仁德知道后,深為紅軍戰士舍已救人的精神所感動,為了報答紅軍戰士的救命之恩,他冒險同李明生、劉大炳等20多個貧苦農民一道,將烈士的遺體安葬在蛇形山一塊空地上。但紅軍走后不久,一些土豪劣紳心懷鬼胎煽動說,“紅軍葬的地方是‘風水寶地’,是李家渡的‘龍脈’所在。現在‘龍脈’挖斷了,‘龍神’不安,只有把紅軍的尸體挖出來,丟到河里去,才能保住‘龍脈’,恢復‘風水’。”為了粉碎土豪劣紳的陰謀詭計,貧苦農民鄧成竹等人連夜將紅軍烈士的棺木移葬到松濤滾滾的長嶺界,周圍栽上蒼松翠柏。被紅軍救了命的王康元,每年清明節去烈士墓前祭掃。1972年他擔任西中大隊黨支部書記后,積極倡議并在公社黨委的領導下,帶領本大隊和李家渡的干部群眾,整修了烈士墓,在墓前豎起一塊烈士紀念碑,刻上“長征烈士之墓”六個大宇,兩側刻有兩副對聯,一副是“生的偉大,死的光榮”,另一副是“繼承先烈志,永作革命人”。洞口縣委和縣政府已將烈士墓做為全縣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幾十年來,干部、工人、農民、學生經常去墓前瞻仰、憑吊學習先烈精神,繼承先烈遺志,為建設社會主義國家做貢獻。

討還血淚債

舊社會的廣大農民,飽受土豪劣紳的壓迫和剝削,掙扎在死亡線上。紅軍打擊土豪劣紳,為貧苦農民求解放,因而得到他們的真誠擁護。

巖山鄉沙坊院子有個土豪叫付升庭,長有一臉麻子,為人專橫殘忍,欺壓窮人,群眾都叫他升麻子。他的五個兒子個個兇殘如虎,群眾稱他們是“五老虎”。1931年,升庭麻子準備修新屋,找來新化方師傅給他燒磚瓦。可憐方師傅辛辛苦苦一場,不但未得分文工錢,還要倒貼伙食。一氣之下他推倒磚瓦垛子,滿腹怨恨回新化去了。1935年,他參加了紅軍。12月19日,部隊在巖山宿營,他

把當年在付家的遭遇和當地農民受付家欺壓的情況,向部隊首長做了匯報,首長同意他帶三名戰士去找升麻子算帳。他們操小路走到沙坊院子,把正準備逃跑的升庭麻子抓住。附近群眾聽說紅軍抓住了作惡多端的升麻子,喜得奔走相告,紛紛向紅軍首長揭發升麻于的罪惡。首長派出一位戰士領著貧苦農民到升麻子家里,打開了付家的糧倉,把糧食分給了群眾。第二天紅軍離開巖山時,把升麻子押到綏寧縣李熙橋處決。

紅軍第六軍團在石江處決了一貫包攬訴訟、敲榨勒索的王文祥;鎮壓了高沙鎮街上被稱為“三王五霸”之一的大惡霸、土匪袁寬:將石背鄉的土豪財主尹成哉、花園鄉罪大惡極的鄧星芳、拒絕給紅軍派糧的反動保長鄧陳卓三人,押到綏寧縣武陽處決。廣大群眾拍手稱快,感謝紅軍為自己伸了冤,討還了血淚債。

軍民魚水情

紅軍到洞口之前,國民黨反動派與地方反動勢力制造了很多謠言,不少農民躲進山里。紅軍以遵紀愛民的實際行動,解除了群眾的顧慮,很快,大家都回來為紅軍戰士解決吃住問題,十分親熱。

開始巖山街上很多店門都關得緊緊的,后聽到紅軍戰士親切地喊:“老鄉們不要怕,我們紅軍是窮人的隊伍,不會拿你們的東西,如果你們有什么吃的就賣給我們一點,我們照價付錢。”有些人從門縫中看到紅軍戰士規規矩矩,蹲在街上,誰也不去敲店門。于是有的就拿出煮熱的紅薯放門口賣,戰士們不講價,說多少就是多少,只多交不少交。消息傳開后,店門都開了,能吃的東西都擺出來了,附近群眾家里有能吃的,都拿到街上賣。有幾位戰士走到林玉元老大娘面前輕聲說:“大娘,天氣太冷,今晚上我們想到你家里避避風寒。”大娘滿臉笑容表示歡迎,戰士們放下背包,就動手打掃衛生,挑水劈柴。晚上,林大娘見幾個戰士在燈下擺著白布比劃,她猜想是把布剪做包腳布,就把“坐月子”的媳婦喊來一起幫忙,母女倆人熬了一整夜,共做好10雙布襪子,正好每人一雙。第二天戰士們臨走時再三向林大娘道謝,送給他一些白布、一床印花被面和兩個圓瓷缸作為紀念。

紅軍關心群眾,愛護群眾的感人事跡,深深地感動了群眾,廣大農民群眾從各個方面關心、愛護紅軍。石江縫紉師傅邱國才與其他11位師傅一起,連夜趕制軍帽120頂。紅軍給他們每人一塊銀元,他們心情非常激動,你一言我一語,湊成一首詩:“紅軍來到石江鎮,痛打土豪和劣紳,財主心怕膽又驚,窮人精神大振奮,軍民連夜作軍帽,同心協力殺敵人。”花園馬家院子鄧大媽同兒媳曾冬娥在山邊土里鋤草,聽到山中有微弱的呻吟聲,鄧大媽立即放下鋤頭去山中尋找。果然發現一個約20歲年紀、頭帶八角帽的紅軍戰士(瀏陽人)躺在地上,她用手一摸額頭,好燙手,又見他右腳傷口已開始流膿。她心想不能讓親人在野外活活凍死、痛死、餓死,一定要想辦法救他。她喊來兒媳一起扶著傷員回到家里,讓他躺在兒媳床上,兒媳拿出丈夫的藍布舊衣服給他換上。大媽告訴傷員安心養傷,如發現有外人來就裝啞巴,要兒媳認他是自己的丈夫(兒媳的丈夫在貴州做挑夫)。安排好后,大媽每天上山采藥,精心護理,一周后戰士的傷基本治好,他告訴大媽要去趕部隊。臨走那天,天剛亮大媽就起床為他準備好路上吃的東西。戰士對大媽說:“大媽,你就是我的親娘,我一定永遠記住你的恩情,革命勝利了,我一定來看望你老人家。”戀戀不舍,揮手告別。

跟著紅軍走

廣大群眾切身感受到紅軍是自己的隊伍,是自己翻身求解放的靠山,紅軍的道路就是自己走向解放的道路。于是,不少貧苦農民紛紛送子弟當紅軍,中青年更是積極踴躍,要求跟著紅軍走。李家渡的貧苦農民,看到20個紅軍戰士在敵機轟炸下光榮犧牲,滿懷為烈士報仇的憤怒心情和為自己求解放的強烈愿望,積極報名參加了紅軍。西中村的鄧星怡、鄧正仁、吳老曬,盲田村的鄧星開,新興

村的劉老細,木井村的陳松青,圳上的羅玉等都跟著紅軍走了。洞口街上鄒玉和、王順生兩位縫紉師傅,被請到花園給紅軍制作軍服,他們深為紅軍的精神所感動,毅然跟著紅軍走上了長征路。

據解放后全縣初步統計,當年跟著紅軍走的有20多人。他們為革命做出了貢獻。其中:有壯志未酬而犧牲在長征途中的革命烈士,有在抗日前線流盡最后一滴血的民族英雄,有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和社會主義建設貢獻畢生精力的人民功臣,如石江鎮的王振貴,當年30歲,參加紅軍后編入第六軍團保衛局,在17年的戎馬生涯中南征北戰,榮獲“人民功臣”、“解放華北”、“解放西北”的紀念勛章各一枚,1952年轉業到新疆工作,1965年離休,1966年元月回洞口老家定居,撰寫了“夜渡金沙江”、“翻過大雪山”、“六十年春秋話往日”等革命回憶錄。

轉載請注明出處華中教育網 » 關于紅軍的故事

相關推薦

    ▼双色球最新开奖结果▼双色球专家推荐▼双色球推荐▼双色球2014109开奖结果▼双色球2014112期开奖结果▼
    用微信登录的炸金花 重庆时时全天在线计划 宁夏11选五走势图200 百人牛牛押注技巧 山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欢乐生肖全天免费计划 南通棋牌游戏中心大厅 时时彩怎么才能稳赚 325游戏平台官网 2019时时彩平台注册